您的位置:首页 > 大事回眸
西瓜垴的传说(外一题)
【编辑日期:2014-01-14 10:19:00】 【来源: 】 【关闭】

西瓜垴的传说(外一题)

陈晓华

映秀西瓜脑,是旧时灌县(今都江堰市)至松州(今松潘县)茶马古道“三垴九坪十八关,一罗一鼓到松潘”的“三垴”之一,自古皆兵家重地。

相传汉武帝平西南夷时,西沟(今岷江上游地区)数百个羌族山寨群众,在老虎寨人的带领下,十七年不向官府纳税,大大地触及到了汉王朝的利益。汉武帝不惜一切代价,派精锐部队前往弥平弹压。传说那支部队仗其人多,武器精良,粮草充足,岷江河谷的村庄与羌寨均被摧毁。汉武帝的军队断其羌寨水源,用火强攻,焚烧羌人的房屋,夷平了所有的碉楼。对寨里的民众,不分男女老幼,一律斩尽杀绝。说是当时情况之悲惨:天,为之动容;地,为之悲泣;树木、溪水,也为之流泪不止。

    此次战事,除老虎寨人被杀光了外,周围的十余个山寨的羌民也被杀害不少;寨里的几位羌人头领被处以活埋。说是以警告其他制造事端的人。

西瓜闹

“西瓜闹”这条地名的由来,据说就是汉武帝派兵打萝卜寨时,战争进行得相当激烈和残酷,当地的羌族群众被汉武帝的兵卒像砍萝卜一样杀害了不少,不仅引起了羌族人民的强烈反抗,就是汉区的汉族人民听到那种残酷的屠杀,也纷纷怒火烧胸,总想设个办法对汉兵加以惩治一下,以表对邻邦民族兄弟的援助。

汉武帝派兵再次打萝卜寨的时候,汉军南路军的一支上千人的队伍,从灌县到达漩口后,又兵分三路,一路走“小西路”经水磨、三江、翻牛头经卧龙向汶山郡进发;二路经映秀、银杏向绵进发;三路从娘子岭、映秀、经西瓜垴、银杏、草坡翻涂禹山向萝卜寨挺进。一日,第三路军兵士来到一个叫西瓜闹的地方(后叫西瓜垴)时,天色已晚,人疲马乏,带兵官便想在此过夜,顺便到村里抓些民夫,帮着运输粮草,再找些吃食,然后住扎下来。

事有凑巧,那几个想帮助羌族人的汉族兄弟被抓去帮汉兵运送粮食,支援汉军血洗萝卜寨。几个汉族兄弟终于想出来了一个好办法。他们观察到这支汉军,一个个饥肠辘辘,口干舌燥,肯定会到地里去摘西瓜解渴。

于是,领头的那个汉族兄弟叫马二娃,他带着几个弟兄到带兵大官那里自告奋勇地说:“长官,我知道你们走了一天的路,口很渴,我们知道村东边的那片西瓜地里,瓜正熟了呢,我们去摘些来犒劳官兵们,行不?”

那个带兵的大官听了,连声道:“好好好!快去吧!”说完,又命令几个士兵随他们去摘西瓜。他们一行来到西瓜地里后,几个当兵的因又肌又渴,见了西瓜就摘起来狼吞虎咽地只顾吃西瓜。马二娃他们几个趁机把三步倒(毒药)悄悄地注射进西瓜里后,就随那几个当兵的一起把西瓜送到军营,汉军官兵吃了后,一个个都被闹死(毒死)了,被闹死的汉军官兵被当地村民抛入岷江冲走了。

从此,人们也就把这个地方称作“西瓜闹”。汉王朝平息羌地战事后,知道了这一地名得来的原因,为不让这条地名传布影响千秋万代,便在用字上写成西瓜“老”或西瓜“垴”,还解释成为这里曾经种植西瓜也成熟了。地名“西瓜闹”的来历,至今在映秀地区流传和乡土志书中载入,更有人们的口碑所传为证,这条地名其实已成了羌汉兄弟民族团结的像征古碑,永远立在羌汉人民的心里。

西瓜跳舞

1748年(清乾隆十三年)7月,汶川县(绵虒)至灌县的映秀一带发生强烈地震。据文献记载:“地震时山崩地裂,江水皆沸,房屋城垣坍塌,压死男妇无数;映秀西瓜垴、兴文坪彻底关、桃关至绵一带,道路桥梁尽毁;边坡崩塌,岩石流壅塞岷江,形成多级多个地震堰塞湖,灾情十分悲惨……

乡人描述:一声巨响,地走奔雷,屋翻骇浪,万户倾颓;山崩地裂,烟雾沉沉,飞沙走石,天日不明;生死瞬间,亲人两隔,妻亡子丧,阴风惨惨,父悲母号,哭声哀哀!生存者无不惊心丧胆。

却说西瓜垴村,过去村人种植的西瓜,远近闻名。城里人买瓜时只要听说是西瓜垴的西瓜,买主们连价钱都不还,称了给钱就走。因为他们知道,西瓜垴的瓜地在岷江边上,是一片沙地,就靠了沙石才长瓜。那儿地势高,是一块十年九旱的干旱河谷地,又因了河湾向阳,日照长,西瓜红瓤黑子,沙心薄皮,格外地甜,想食之人直流口水。

地震那天夜里,村东头的杨老爹在茅草搭成的瓜棚里守瓜,他躺在草席上乘凉时,突然听到远处不断传来咕隆咕隆的响声。他觉得像是远处在打雷,但又看不到闪电,而且声音低沉,又好像来自地下,他有些纳闷……

没过多久,月亮从东边的天际升起来了,把西瓜地照得明晃晃的,老远都能看见满地的西瓜,他心里甜蜜蜜的,心想今年的西瓜又能卖个好价钱,顺手抓起旱烟袋吧哒吧哒地抽起烟来。

    “轰隆轰隆”又是一阵巨响,杨老爹的身子被震动得跳了起来,但仍没有看到闪电,他心中有些发慌,接着就是一阵晃动,他以为有人在掀床,有些紧张,赶快起来,他确实感到有些害怕了,他多么希望有个人作伴啊!这时他发现村东北角的天空有些发红,像是什么地方失火了。正思忖着,一声更大的巨响从天而降,顿时山摇地动起来,杨老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他向西瓜地望去时,他惊呆了,那些大小西瓜正在上下跳动,跳起来高达六七十余厘米,犹如跳舞一般,还有的在地上滚动,打旋……

他像一个在狂欢节上的小孩子一样,一会儿抓这个,一会儿按那个,生怕西瓜逃走了。在一阵震动过去之后,周围死一般寂静。这时,村里传出救人的呼唤声。杨老爹知道不好,发疯似地向村里跑去一看,村子没有了,他又回到西瓜地时,看到满地的西瓜大多数裂着火口子,有的向外淌着红红的瓜瓤水,瓜蔓也成了一团乱麻。

待他清醒过来后,才知道大地震发生了,西瓜垴村十几户人家,除少数几个幸运逃出外,其余的人连同房屋全都被埋在了乱石堆下……

玉石沟

玉石沟是映秀与银杏之间的一条山谷,因昔日盛产汉白玉,顾名玉石沟。

早先的时候,映秀有两个人带上干粮,结伴到沟里寻找美玉。到了沟里,见河谷两岸到处都是别人挖过的大坑小洞,他两就选了一个别人开挖过的土坑继续刨挖,寻找玉石。他两一个刨土,一个负责往外倒土渣,干得可欢了。他两人一个姓马,名武;一个姓牛,名刚。马武比牛刚大两岁,二人就以哥弟相称,感情很是要好。

这天他两早早的吃过早饭,带上工具又占到坑里挖刨起来,马武在上边提拉筐倒沙土,他刚一转身,牛刚一刨锄下去,就听‘啪嗒”一声,刨锄碰在硬东西上,他捡起来就往刨锄把上磕打泥沙,这时马武倒完土渣回到坑边问:“你磕打啥呢?

牛刚说:“一个方形石头似的东西!

    马武说:“快拿上来我看看!

    牛刚从土坑里爬上来,拿在手里一看,是半块方形石样的东西,到小河里一冲一洗,绿莹莹的直晃眼睛。二人惊喜地说:“啊呀!是块绿玉呢!

马武接过去看了看,说:‘那半块呢?这断口可是新鲜的。”牛刚说:“没有哇!

马武说:“那这半块是我的!

    牛刚说:“是我刨挖出来的,怎么是你的?要分,这半块绿玉,也应该我们两人平分才对!”

牛刚没有把绿玉石给马武,两个人就赌气往刨到绿玉石的大坑走去,马武在后,牛刚的在前,走着走着,马武就来了气,顿起杀人夺玉的歹念,他在后边猛地上去就给了牛刚脑袋一锄头,当时就把牛刚的脑袋打得脑浆四溢,鲜血飞溅,牛刚就这样死去了。马武想跑,但想想这样不行啊,不能让牛刚暴尸荒野,见沟里到处是刨挖过的大坑,干脆就把他扔到坑里埋了算了,回到村里就说牛刚被砸死在坑里了。马武把牛刚的尸体扔到坑里埋好。拿了半块绿玉石就回去了。

马武回到村里,对刘刚的家里的人说:“牛刚下坑刨挖土坑时,被垮塌的土石掩埋砸死了”。

牛刚家里的人听了,心想,开挖寻找玉石的坑大多都是沙土坑,即使坑里有石头但也不大,能砸死人吗?于是,他家就去了几个人把牛刚的尸体挖出来,一看后脑勺上有钝器打的洞儿,知道是他人谋害,立即就把此事上报汶山郡官府,并直接把马武送到汶山郡衙。

审案那天,汶山郡大老爷高坐在大堂之上,两旁吏卒高喊“威……武……”,吼毕,郡府大老爷立即命吏卒重刑侍候,仗责案犯马武五十杀威棒,马武受仗不过就照实说了。最后又加了一句:“那半块绿玉石准在他手里!这半块断口是新新鲜鲜的”!

    汶山郡大老爷命他把绿玉石拿出来看,果然是新断口,案子没断清,就把他锁在大狱里押起来。

    那么,那半块绿玉石在哪里呢?

无巧不成书。再说,和玉石沟紧挨着的银杏乡境内,也有两个人到玉石沟寻挖玉石,他们本是两乡世人,原来素不相识,为了寻找玉石,他们搭伙来到了玉石沟。他们一个叫张三,一个名李四。这两人你照顾我我照顾你,非常友好。

一天,他们来到一个开挖得很新鲜的大坑里寻挖玉石,张三在坑里刨沙土,一锄头下去,只听“当啷”一声,他拿上一看,是绿莹莹的半块绿玉石!可这端口还是新鲜的,那半块哪去了呢?于是他又继续刨继续挖继续找,还是没有找到。李四在上边问:“张三哥,你刨着啥子啦?

    张三说:“托你的福,刨着半块绿玉石了!”说着就递了上来。李四拿在手里一看,真是半块绿玉石,乐坏了,就说“张三哥,你上来吧!

张老三说:“这一半是你的。我再找找那半块。”可是,一直到快吃晌午饭了,也没找到那半块绿玉石。

    他们在回窝棚去的路上,一边走一边唠嗑。张三说:“哪一半,是我刨丢的。这一半该是你的!

“不,给你!

“给你!

    二人边走边让,偏巧迎面来了一位商人模样的人,听了他们的话一愣,于是说:“二位能否把那半块绿玉石给我看看,我自能公断!

张三李四一听,看看就看看,就把那半块方形绿玉石递了过去。只见这人顺兜里又掏出半块方形绿玉石,两个一对,正好是一个完好的长方形绿玉石。二人大吃一惊,问:“请问你是谁?在哪里得到的这半块绿玉石?

    那人哈哈一笑,接着说明了来意。原来,这人便是汶山郡府大老爷。自从那天出了因半块绿玉石图财害命之事,他一时结不了案,便微服私访,到玉石沟几处刨挖玉石的人群里打听民情,不想在路上碰上张三李四互相推让这半块绿玉石的事,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说出了实情,并把张三和李四二人也一同请进了大堂。

再说这汶山郡府大老爷,经过思索,早已断定案情,一边是见财起意。一边是重情轻财。而奇怪的是,半块绿玉石,竟在相隔不远的不同地域的人在同一个坑里挖出来,这乃是天意呀!分明是在考验天下之人重财与重情之心。当下,击鼓升堂,把张三、李四和老马一块叫到堂前。

汶山郡府大老爷手指两块绿玉石说:“老马图财害命,谋杀同伙,处以大刑;张三、李四情重如山,这两个半块

绿玉石,你们二人一人一块。下去吧!”众民对汶山郡府爷的处理无不拍手称快。

从此,两个半块绿玉石的故事,就在映秀、银杏这一带传开了,后来在玉石沟里刨挖玉石的人编了一段顺口溜:

一块玉石两下分,

重财重义看得清;

要学张李讲仁义,

莫学老马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