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州情概况 > 阿坝人物
映秀同志军始末
【编辑日期:2015-05-15 10:13:00】 【来源: 】 【关闭】

映秀同志军始末

陈晓华

    19116月(清末宣统三年五月),清政府将川汉铁路路权拱手送给英、美、德、法四国的消息传出后,引起了全川人民的极大愤慨,就连盆周交通闭塞的汶川民众闻之亦莫不义愤填膺,奋起参加保路同志军。

7月,四川同盟会员蒲殿俊等人在成都成立“四川保路同志会”,提出:“路存人存,路亡人亡”的口号。8月,同盟会员龙鸣剑等人,在资中罗泉井处召开哥老会“攒堂大会”,改同志会为:“保路同志军”,从而成为反清的武装起义军。随之,川内各县纷纷响应,掀起了轰轰烈烈的保路运动。

    四川人民的反抗斗争,极大地震撼了清王朝,清政府立即责令四川总督赵尔丰平息暴乱。赵尔丰开始了血腥的大屠杀。首先诱捕了保路同志会首领蒲殿俊、罗纶、张澜等人,继之又在成都戒严,开枪杀害请愿群众,制造了“成都大血案”。但四川人民的革命斗志是镇压不下去的,就在“成都血案”发生后,同盟会员龙呜剑与成都城南农事试验场场长朱国桢等用木板数百片,上写:“赵尔丰先捕蒲、罗,后剿全川。各地同志迅速起来自救自保”等字句。涂上桐油用油纸封包,投入锦江,迅速将消息传递出去。时人称:“水电报”。不久,在川内各地暴发了更大规模的武装起义。

    9月8,同盟会员张捷先等人在灌、郫一带组织“保路同志军西路军,张捷先自任总领,下辖五路统领,姚宝珊被任命为第五路统领。

    姚宝珊是麻溪,璇口、水磨、映秀一带的总舵把子,此人五短身材,精明强悍,胆识过人,在川西一带久负盛名。自被任命为第五路同志军统领之后,便积极作好起义准备。他先到涂禹山与索代兴土司联系,然后发动映秀中滩堡、渔子溪的青壮年袍哥闹暴动,组建映秀同志军,任命中滩堡袍哥董汉卿为副统领。

    董汉卿,映秀中滩堡横街子人,其父董蔚生是中滩堡袍哥舵把子,董汉卿既是公子袍哥,有钱有势,又正当英年,颇具抱负,且善骑射,爱纳勇士,为远近乡亲所敬仰。这次被姚宝珊任命为副统领,自是当仁不让,兼之,各村造反健儿大多是袍哥,既是姚总舵把子吩咐下来之事,就要听从。于是各村健儿手持刀枪棍棒,聚集中滩堡,听从董副统领的指挥,映秀同志军就这样建立起来。这支队伍约有一、二百人,每人头上系一根红布条,作为同志军标记,叫做“号头子”,通称“同志大王”,同时打出了同志军旗帜,由水磨人魏建平撑大旗。

   9月中旬,映秀同志军受命攻打汶川县城(今天的绵虒镇),切断松潘巡防军通路。同志军在董汉卿的带领下,沿娘子岭山道向汶川县城绵挺进,一夜功夫,行程一百多华里,于翌日拂晓赶到目的地,并在绵城外较场坝设营。当天便攻占了绵城,逮捕处死县城巡警长官马万顺(又叫马大官人,回族,城里有名的土豪劣绅)。捕获了汶川知县关念谷(在涂禹山索代兴、索代庚两位土司的保释下,才给予释放)。第二天,董汉卿和索代兴、索代庚两位土司在岷江河西岸里坪乩仙庙内(此庙在1933年叠溪海子暴发时被冲毁)举行袍哥“攒堂开山”大会,关知县也当上了袍哥会的“关老幺”。会后又引见许多藏汉同胞“入流”,组成屯土同志军,由土司领导,与映秀同志军一道向威州、理番厅开进。

    当时的威州属理番厅管辖,未设巡防军防守,同志军到来之后,倍受当地人民欢迎,与此同时,索代庚土司翻涂禹山去理番厅五屯说服了守备高益斋、桑福田拥护同志军;灌县的田子实、高明星、龙溪的汤辉武也带领同志军前来助阵。理番厅袍哥焦光荣、王丹廷说通荣启来威州投降。一时,同志军声威大振,所向披靡,直指理番厅,虽遇薛城巡防军二三十人的抵挡,但在映秀同志军张德斋等人的围攻之下,迅速崩溃瓦解,理番厅光复。

    正当映秀同志军准备向松茂进军之际,姚宝珊急调董汉卿回漩口,并约请索代庚土司带领三江、卧龙屯兵一同增援在郫县犀浦一带与清军作战的张捷先、张达三等各路同志军。向茂州和松潘进军的任务交给了索代庚土司及田子实、高明星所带领的同志军。

    9月25,姚宝珊亲自率领映秀、漩口、水磨、麻溪同志军及三江、卧龙的屯土兵约六百余人,沿岷两岸,浩浩荡荡出灌县太平场,开赴郫县犀浦前线,与张捷先同志军汇合,共同向清军展开血战。

    据《灌县志讯第二十期》载:“l O1日,西路军姚

宝珊部在金家河坝一带与清军战斗激烈,董汉卿阵亡。”力据言传:姨汉卿之死是在清军攻陷崇宁(今唐昌)后,同志军重新组织力量复将该城围困。被困于城内的清军请求投降,并请求同志军派员前往纳降。同志军不知是计,董汉卿又恃勇轻乱,愿单刀赴会,只随带警卫董绍镛、董吉三、董仲三三人(这三人英勇善战,被人称为“刀刀匠”)撞入敌军阵地龙家湾(或龙潭湾),清军见董汉卿上勾,便按计行事,乘董汉卿下马还礼之际,发冷枪偷袭,一弹穿胸,董汉卿当场毙命,流血染红了半块田地。三个警卫一见事变,便拔出佩刀在乱营中往来冲杀,这时,姚宝珊也带大队人马赶到,迫退了清军,救出了三个警卫,抢同了董汉卿的尸首。(另据《灌县志讯第二十期》载:“1O29日,西路同志军在郫县太平寺英勇奋战,重创清军。赵尔丰派陆军67标王铸仁增援。同志军由太平寺退至新场,又退唐昌,待清军进入崇宁城后,复将该城围困。王铸仁伪装投诚,要求同志军让出一条通路,放他撤离。同志军不知其中有诈,答应让他通过,王铸仁脱围后,凶相毕霹,分三路猛攻同志军控制的灌县县城。这段战况,正与董汉卿阵亡的口碑资料相符,唯前后日期相差近一个月,孰是孰非,有待考证。

    l1月7,清军攻占灌县城,同志军退至漩口、水一带设防。董汉卿之父董蔚生为儿子办完丧事后,极发悲哀,这时又听说清军逼迫到了漩口、映秀一带,他再也不能忍受,于是重新组织同志军,与占领圣音寺的巡防军展开血战,不幸腿部中弹,不治而死。

不久,川内局势发生了急剧变化。是月26日,清军退出灌县城,27日,赵尔丰交出政权,四川大汉军政府成立,四川宣布独立。1222日,在全川人民的强烈要求下,处死了赵尔丰。l9l211日,中华民国宣告成立。

四川人民起义虽然失败了。但川西北藏羌土司聚众举义,他们前仆后继、英勇斗争的精神将永远光照史册。

    在映秀同志军中负有盛名的“同志大王”有:王安太(黄家院人)、郑云斋(白岩人)、王尊云(马家村人)、张益斋、肖共渭(黄家村人)、高权之、吴自奇(映秀湾人)、董绍镛、董汉卿(中滩堡人)、董吉三、董仲三(枫香树人)。其中,除董汉卿战死沙场,张益斋战后在姚宝珊(任灌县水利府知事)手下供过职外,其余全部复员回家。

    据中滩堡七十四岁老人杨利生回忆:民国初,政府为表

彰董蔚生、董汉卿父子为辛亥革命英勇献身的业绩,曾送过一道火焰匾、匾上刻有“中央临时大总统四川军政都督府”

字样。这道匾挂在董家大院的大门上,被l933年的叠溪大地震海子暴发的大水冲走。

一场轰轰烈烈的保路革命斗争,就这样偃旗息鼓了。全川各族人民浴血奋战,反清斗争势如燎原,造成了四川独立的有利形势。它在中有着重大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