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州情概况 > 地情资料
藏族远古文艺之魂——迪厦
【编辑日期:2018-03-05 08:55:00】 【来源: 】 【关闭】
   2017-11-03 泽让闼 黑牦牛Yak

                                                   

   据史料记载,吐蕃第一代赞普聂赤赞布时期,就已经出现了神的宗教(苯教)、仲(叙述故事)和“迪”(启迪智慧的象征性语言),而古代吐蕃王朝是以仲、“迪”和苯来治理王政。由此可见,“迪厦”在历史上不只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还至少传承了两千年以上(史学家对聂赤赞普的年代有所争议,最早的说法是在公元前四世纪,最近的说法是在公元前114年,如果“迪厦”和苯教同时代产生,年代将更加久远,至少在3200年以上)。 

 “迪厦”内容丰富,含有世间法的形成过程、人类的起源、部落的世袭、生产生活、宗教仪式等等,是古人综合了教育、行为、意法、民俗、信仰、语言、艺术等一系列的文化艺术。 

                                             

 松潘在历史上属于边陲重镇,是历来兵家的必争之地,也是商贸交易的集散之地。特别是自公元七世纪以来,经过“唐蕃之战”、“唐蕃和亲”与“唐蕃和盟”等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吐蕃和唐朝交往频繁,而松潘作为当时两国的边境,作为茶马互市的重镇,“迪厦”随其他文化被戍边和迁徙的藏人一起带到了这里。因此,“迪厦”在松潘至少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 

    尽管“迪厦”表演在松潘藏族聚居区普遍存在,但是因为区域不同又有以下区别:农区有,牧区没有;唱腔、唱词和舞蹈动作有所变化;县城以北的川主寺片区和县城周围的城关片区只有男性可以参加,而县城以南的镇江片区和热务片区男女皆可参加;根据各自信仰的宗教不同,信仰藏传佛教的顺时针转圈,信仰苯教的逆时针转圈。 

                                      

 “迪厦”一般是在春节等重大节庆活动期间表演,表演时人员身着盛装,场内放有舞狮或者牦牛、鼓钹、咂酒、供奉吉祥五谷的“谐玛”等,领舞者手上拿着“箭旗”和绑有羊毛的柏树枝。 

 “迪厦”的唱词是格律诗的形式,各个部分的句式长短相同,根据唱腔,中间加有各种衬词,如“噢瑟罗”、“拉嘉洛”、“洛”、“呀”、“扎西学”等等。表演时,按照人员的年龄大小,唱着古老相传没有具体歌词的曲调进场,围成圆圈后,先赞颂天地和良辰吉日,然后才进入主题。表演中,一般前半圈的人问,后半圈的人答,或者后半圈的人重复前半圈的内容。 


 

                                              

 “迪厦”也有很高的创造性,非常考验人的智力。听老人们讲,从前在某个庙会或者某个节日上,当两个地方的人相遇,往往唱上一天一夜甚至三天三夜是常事,因此到了最后,当大家累了跳不动了就站着唱,唱不动了就坐下来说。如果把所会的内容都唱完了还旗鼓相当,就开始相互唱身边的物事出题,让对方解答,要是一方答不上来认输就结束。而“迪厦”的“迪”在原始字根中就包含有谜语和钥匙的意思,也很好地说明了它的传承方式和表现方法。 

                                                   

 “迪厦”内容繁复,从世界的诞生到自然万物的生长兴衰、从人们的日常生活、劳动场景到行为规范的教育,包罗万象。如在“创世颂”中,分别介绍了世界在铁、木、土等物质上的诞生、覆灭和延续;“建筑颂”中分别介绍了神界、人间和龙界的建筑,房屋有几层、几个角、几根柱,属于什么格局,有什么作用等;“劳作颂”中,有关于一年四季的自然变化、人们在四季中的各种劳作、劳作中需要的各种器具、劳作的方法姿势等等;“模仿颂”中,表演者根据唱词,模仿各种人物、飞禽和走兽的特点,动作直观、诙谐而又具有教育意义。除此之外,已知的还有“酒颂”、“茶颂”、“箭颂”、“宾客颂”、“娱乐颂”、“山河颂”等许多内容,但失传的也就无法可想了。 

                            

 “迪厦”历经演变,由于各地区都有不同的遗失和传承,也就形成了一些独具特色的表演。如大姓乡有一个“铁围城颂”,外围的人手拉着手,边跳边唱,赞美此围城坚固如铁,无人能破,而里面的人(少时一人,多时几人)却唱这是木围城,可以轻易破解,并想方设法破城,唱词层层递进,唱腔时时变化,一“颂”下来,累得人人大汗淋漓。安备村有一个“服饰颂”,表演者边唱边跳从上而下逐一把帽子、项链、腰带和靴子赞美一番,并用“梅朵(鲜花)”作为衬词。而听有的老人说,以前的“服饰颂”不只是赞美这四样,而是把男女服饰从头至脚逐次细说,一一唱颂。 

                                            

 听老人们讲,在他们小时候,“迪厦”表演是所有娱乐节目中最隆重的,也是首演节目,表演时除了群众,偶尔还会有附近寺院的活佛或者高僧参与。 

 然而,“迪厦”这一文化形态经过数千年的岁月淘洗,文化浩劫中的致命破坏,还有如今外来文化的冲击,有的村寨已经完全失传,有的只剩开场的祝颂,还有的只是一些零落的章节,那许许多多精彩纷呈而珍贵无比的内容正面临着永久消失。 


 

 备注:在史料中,“迪厦”的“迪”汉字音译为“德乌”,但由于“迪厦”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汉字的写法已经确定,所以文中简介“仲、德乌、苯”三大文化的时候,用了“迪”这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