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州情概况 > 名胜古迹
毛儿盖惊现红军长征木质借据
【编辑日期:2018-03-05 08:25:00】 【来源: 】 【关闭】

  

    

  

    

  前言:建国之不易,我辈需珍惜。毛儿盖是四川省阿坝州松潘县西部的一个藏族聚居地。我在松潘县委宣传部工作期间,有幸在毛儿盖地区采访时发现了早年红军长征时在毛儿盖时留下的遗物—红军欠款木质借据。作为第一个在红色之地---毛儿盖地区发现珍贵的红军遗物的我,有必要在建国60周年来临之际,再次将这段历史告之天下,其主要目的就是要铭记历史,珍惜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同时,本文也介绍了在红军遗物----木质借据背后的故事。 

    

  红军遗物—欠款木质借据持有者为松潘县毛儿盖上八寨乡一牧民。借据大约长100cm,宽20cm,厚5cm,木质为松杉。 

  借据内容:“这块田内割了青稞二百斤我们自己吃了,这块木牌,可作为我们购买这些青稞00000你们归来以后拿住这块木牌向任何红军部队或苏维埃政府,都可兑取与我们吃你们0000000的银子,茶叶与你们所需要的东西,在你们还未曾兑得这些东西000000保存这块木牌子。前敌总政治部 麦田第      号。(文中0为内容不详) 

  借据持有者的叔叔嘎让次中(毛儿盖寺院和尚)向我介绍说:当年他16岁,藏历88日。红军来到了毛儿盖地区并驻扎下来。他们村有一大户人家,家里有许多青稞,大约二万多斤,红军走的时候全部都带走了,并留下了借据,可现在这家人已经没有后人了。他家的红军借据是1999年修房子时发现的。修房子时来帮忙的人向他建议,说现在退耕还林了、不准砍木头了,木板很不好找,干脆用旧木板来装房子的后面,只需将旧木板洗干净就可能用了。但在洗木板过程中发现了一块木板上有文字,请木匠师傅看后他说这是一块标语。再后来由外省一位“重走长征路”的同志看后,他说这是红军的借据。这样,他们才惊获了这块宝贵的红军遗物。 

  红军借据的发现,不禁使人回忆伟大的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驻扎毛儿盖那段艰难的历程。毛儿盖地区位于松潘县城以西约约159公里,辖上八寨、下八寨、草原三个乡。南邻黑水县西接红原草地,北连若尔盖草地。这些地方当时统称为松潘草地(注一)。19357月,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到达毛儿盖地区。当时毛儿盖是红军由南向北绕攻松潘或取道进入甘南的必经之地。在红军到达之前,这是由胡宗南的一个团和当地土司索郎的一股地方的武装盘守。7月初,红一军团和三十军的先头部队翻越海拨4800米的亚克夏山,一路胼手胝足、含辛茹苦,抵进毛儿盖地区的沙窝寨。79日,先头部队与胡宗南守敌展开激战,打败了堵截红军的一个加强营,拨除了敌人的外围据点,继而攻占了毛儿盖。 

  据史料记载:就在红军攻占毛儿盖这个期间,蒋介石调兵遣将,控制了松潘所有北上的要道。当红军先头部队到达毛儿盖时,胡宗南将情况报告了蒋介石,蒋介石急忙于7月中旬在成都行辕召集薛岳部师长以上将领举行军事会议。蒋介石在会上说:“现朱(朱德,红军总司令)、徐(徐向前,红四军前总指挥,两匪各一部窜至毛儿盖,羊角塘,班佑一带,企图袭取松潘。据匪之过去行为,均采取避实就虚,向西北窜逃。但松潘西北多属软地,类皆不毛,故匪不能行动。其突围线路只有两条:一条从毛儿盖、松潘经腊子山口出甘南;一条从理番,出平武、青川、碧口沿阳平改道再出文县、武都,或由隆中窜向陕北,与陕匪(徐海东部)合股。如其不逞,仍回川北——”蒋介石做出这样的判断后,即令薛岳部前总部须于8月上旬推进 

   

  

   

  

  至汶川,周浑元纵队推进至武都,对徐海东部堵截;令吴伟纵队北进至平武、青川与胡宗南部联防;令胡宗南第三军归薛岳指挥,集中松潘、漳腊营、黄胜关,并以胡宗南部进出上下包座担任封锁,堵截红军北上。

   

  蒋介石这次调集了14万嫡系部队分三路6个梯队和4个追击队更番推进,堵截兜剿红军,并要各路将领迅速各就各战略位置,足资固守。由于川甘地区交通不便,军粮供给困难,蒋介石要行营参谋团组织“铁肩队”二万余人,专门挑送军粮到前线,被抓去的老百姓,肩挑粮草,昼夜赶路,累死、病死的人无以计数。 

  待这一切部署完毕后,蒋介石仍对松潘这块要地放心不下,遂于718日向胡宗南发布手令: 

  宗南师长勋鉴: 

  松潘部队如向南肃清残匪,须令其逐段筑碉前进,不可长驱直入,以严防徐匪主力向松潘移动,故搜索警戒之,正面须广,而前进掩护之配备需切实讲求,不可草次从事,致偾大局。古人所谓“一蚁溃堤”。端在主官警心惕励,处处顾到,时时严防耳!是即“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之要义,切望吾弟勉强而力行之!无论正面与纵深,每隔三里必须构筑碉堡群一个。但第一群完成,则掩护后续部队向前筑第二群。但不可一日只进三里,筑一个碉堡群至少每一个团每日需构筑纵与横各十里之碉堡群。此全在其师、旅、团、营长事前设计与组织分配工作之得当也。叶(羊角)塘以下既受匪感制,为何不积极清剿进占筑碉堡耶?凡观到川北之各部队,应照上述办法,剿匪于本原则,遂次筑碉向南前进,缩小防区,俾得连成一片也。   中正手启 

  蒋介石不惜代价调集重兵于松潘,亲自布防,且周到细致。可见松潘在军事上当时处于何等重要的地位,中央政治局曾多次研究部署松潘战役。而最后,终因张国焘闹分裂,之弗大,推诿阴挠中央计划的执行,使松潘战役未成功,失去了占领松潘、东出四川的机会。致使中国工农红军处于极端困难的境地,不得不走荒无人的茫茫大草地。 

  按照蒋介石的手令,到7月底,胡宗南部已完全控制了经松潘北上的要道隘口。薛岳部也从东南方向推进到平武一线,形成了对红军南北夹的太势。 

  我红军红一军团在距离松潘不及百里之羊角塘与胡宗南部廖昂旅相遇。敌因毛儿盖失守,正于羊角塘一带加紧构筑碉堡工事,红军鏖战竟日,攻克未遂,并遭到敌机侦察轰炸,不得不撤回沙窝、卡龙一带。四方面军也按计划要求,由松潘以南的红土坡、小娃沟一线向北发起进攻,给胡部丁德隆旅以打击,将战线推进二三十里的牟尼沟。红三十军虽迫近松潘城,却没有杀进去。原因就是张国焘下达了只作佯攻的命令,不愿意让自己的部队在强大的守敌面前白白去送死。故而错失了良机。事前党中央计划松潘战役胜利后,红军由松潘北上的计划被打破,逼迫中央改北上的线路,走荒无人的茫茫沼泽地。 

  在国际友人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所著《西行漫记》原名《红星照耀中国》一书中有这一段记载:“红军于一九三五年七月二十日,他们进入了四川西北的富饶的毛儿盖地区,同四方面军和松潘苏区会合,他们在这里停下来作长期休整,对损失作了估计,重整了队伍”。 

  “红军一进入藏族地带,就第一次遇到了团结起来敌视他们的人民。他们在这段行军途中吃到的苦头,远远超过以前的一切。他们有钱,但是买不到吃的,他们有枪,但是敌人无影无踪。他们走进浓密的森林和跨过十几条大河的源流时,部族的人就从进军途上后退,坚避清野,把所有吃的,牲口,家禽都带到了高原去,整个地区没有了人。” 

  “由于不抢就没有吃的,红军不得不为几头牛打仗。毛泽东告诉我,他们当时流行一句话”一条人命买头牛羊“,他们在藏民地里收割青稞,挖掘甜菜和萝卜,靠这些微不足道的给养过大草地。毛泽东幽默地说“这是我们唯一的外债,有一天我们必须向藏民偿还,我们不得不从他们那里拿走的给养”。这段真实的记述,充分地反映了当时红军在毛儿盖的艰辛。 

  红军在毛儿盖留住一个多月时间,召开了两次中央政治局会议。即“沙窝会议”和“毛儿盖会议”。中共中央在长征途中召开过多次政治局会议,被列为重要的政治局会议有5次,即遵义会议,两河口会议,沙窝会议,毛儿盖会议,俄界会议(见中央党校编《中共中央历次重要会议集》)。“沙窝会议”对提高红军广大指战员的思想觉悟,加强党对红军的绝对领导,团结一、四方面军共同北上,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毛儿盖会议”是“两河口会议”和“沙窝会议”的继续,会议于1935820日在毛儿盖索花一座寺庙内举行。 

  193583 由于张国焘拖延北上时间,《松潘战役计划》不能实施。鉴于敌已形成对红军南北夹击的态势,企图围困和消灭红军于岷江以西、懋功以北的雪山草地地区。红军不得不改变松潘战役计划,改向夏河流域前进。是日,中央军委制定《夏洮战役计划》,指出松潘战役已失时机,“现特改为攻占阿坝,迅速北进夏河流域”,“以期于洮河流域消灭遭遇之蒋敌主力,形成在甘南广大地域发展之局势”。 8月5至6日,中共中央在毛儿盖附近的沙窝召开政治局会议,毛泽东主持。参加沙窝会议的有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朱德、博古、张国焘、陈昌浩、刘伯承、傅钟、凯丰、邓发等。会议讨论由于松潘战役计划未能实施所造成的局势和当前任务。5日,政治局草拟了《中央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的政治形势与任务的决议》,6日会议通过了这个决议。决议分析了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的形势,指出“一、四方面军两大主力在川西北的会合,造成了中国苏维埃运功在西北极大胜利的前途”;决议重申了两河口会议决议的正确性,指出“创造川陕甘的苏区根据地,是放在一、四方面军面前的历史任务”;决议强调提高党中央在红军中的威信,加强一、四方面军的兄弟团结,决议号召党和红军,与企图“远离敌人”、“避免战斗”,对创造新根据地缺乏信心的右倾机会主义作斗争。815 沙窝会议后,中央军委为贯彻《夏洮战役计划》,北出夏河、洮河流域,决定一、四方面军混合编组,组成左、右两路军过草地北上。右路军由一方面军之一、三军(即一、三军团)和四方面军之四军、三十军以及中央军委纵队一部及新成立的红军大学组成,有路军由前敌总指挥部(总指挥徐向前、政治委员陈昌浩、参谋长叶剑英)指挥,中共中央随右路军行动。右路军以毛儿盖为中心集结、过草地,向班佑、巴西开进;左路军由一方面军之五、二十二军(即五、九军团)和四方面军之九军、三十一军、三十三军以及中央军委纵队一部组成,由红军总司令部(总司令朱德、总政治委员张国焘、总参谋长刘伯承)指挥。左路军以卓克基为中心集结,向阿坝地区开进。并且决定左路军到达阿坝后,东进到班佑、巴西地区同右路军靠拢,而后齐头并进,向甘南前进。是日,左路军从卓克基出发,向阿坝地区开进。820,中共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在毛儿盖召开会议。出席这次会议的有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博古、陈昌浩、徐向前、凯丰、邓发、李富春、聂荣臻、林彪、李先念等。会议听取了毛泽东关于夏洮战役计划的报告。会议通过了这个报告,并决定立即组织实施夏洮战役计划。821,右路军先头部队(由红一方面军的四团和红四方面军的二九四团组成)从毛儿盖出发过草地,向班佑开进。26日到达班佑。824,胡宗南发现红军过草地北上,电令所部第四十九师由漳腊向包座疾进,在包座河一线堵击红军东进北上。82931日,红军右路军第三十军于29日发起包座战斗,全歼堵击红军北上的胡宗南部第四十九师,攻占上下包座,打开了进军甘南的门户。8月底,红军右路军全部过草地,到达班佑、巴西、阿西地区。 

   在整个长征途中红军滞留时间最长的就是在毛儿盖。党中央和红军官兵几万人住在毛儿盖。这里又是红军过草地的始发地,党中央和右路红军(一、三、四、三十军、军委纵队组成)这样庞大的队伍要过荒无人烟的松潘草地,粮食给养是大问题,在所有问题中显得尤为突出,它几乎威胁红军的生存,为了生存,为了使红军胜利过草地,1935718红军总军政治部在毛儿盖发布了《关于收割潘民麦子问题的通令》。红军将毛儿盖周边地区尚未完全成熟的青稞收割了,用墨笔写下借据插在收割的地中(当时藏族群众受国民党名欺骗,反宣传,都躲进了山)。在毛儿盖发现当年红军的木牌借据,文字清晰可见。人民一定不要忘记,党中央,红军是带着毛儿盖的青稞走完了大草地的,毛儿盖人民为中国芏命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参考书目: 

  1.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创作员马泰泉著《拥抱与决裂》 

  2.美国作家、国际友人埃德加,期诺著〈西行漫记〉(原名〈红星照耀中国〉,中共中央党校编著〈中共中央历次重要会议集〉 

  3.松潘县政协委员会文史委员会主任王德生《红军长征在松潘》 

  注:松潘历史上称松潘草地。解放后,从松潘县行政区内先后划出红原县、若尔盖县、阿坝县、南坪县(现九寨沟县),还有黑水、理县的一部分,青海果洛自治州的部分地区都属于松潘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