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州情概况 > 雪原文史
阿坝州文物管理所珍藏的两部《增补文成字汇》
【编辑日期:2016-12-29 16:36:00】 【来源: 】 【关闭】

阿坝州文物管理所珍藏的两部《增补文成字汇》

 

李俊

 

   发现与背景

 

2013年8月,阿坝州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员在开展全国第一次可移动文物普查工作中,发现了馆藏的数卷清代的古籍善本,其中两部便是《增补文成字汇》。查阅藏品来源记录和询问相关人士后得知,这批古籍原属今理县孟董沟一带的吴姓人家,本是祖传之物。 1985年,吴家因经济原因托当地王姓男子卖与州文物管理所,保存至今。这批古籍善本,自建账入藏之后,便被放在冰冷阴暗的文物柜中,直至今日才可以重新崭露自身的重要价值,实属难得和不易。

 

   《字汇》与《增补字汇》

 

《字汇》,又称《文成字汇》,是明代至清初最为通行的字典,正文按“子等地支分为12集,每集1卷,加之《首卷》和《卷末》共14卷。收字33179个,每部中的字按笔画多少顺序排列,少者居前,多者居后。《字汇》首创按笔画多寡排列部首和单字,使该书更加实用,便于检索;较前代的《说文解字》、《玉篇》、《类篇》等字书,无论在编排、注音、释义等方面,都有明显进步,注音先列反切,后注直音,解释字义通俗易懂。尤其是编排体例,即偏旁分部检字法,一直为后世《正字通》、《康熙字典》等所遵循,成为中国字典、词典主要编排方式之一。《字汇》为明代梅膺祚所作,成书于万历年间。梅膺祚,字诞生,安徽宣城人,明万历年间国子监太学生,一生著述众多,唯《文成字汇》最负盛名。

《增补字汇》,又称《增补字汇补》或《增补文成字汇》,由梅膺祚的哥哥在《字汇》的基础上增补三千六百余字后写成。除增加字数外,对于《字汇》的编排、注音、释义等方面都未做大幅的更改和变动。作者为梅鼎祚,成书于明代万历四十三年,成书后书贾多有翻刻,普及程度较《字汇》更高,现今存世多为清代刻本,流传范围很广。

 

 

   清浔阳郡版《增补文成字汇》

阿坝州文物管理所馆藏的其中一部《增补文成字汇》因其封面均书有“浔阳郡”,所以定名为“浔阳郡版《增补文成字汇》”。此部字书残存4卷,长24厘米,宽16厘米,厚约1厘米,重约100克,包括《首卷》、《子集》、《丑集》、《卯集》,均为线装刻印版。

图一    浔阳郡版《增补文成字汇》封面

浔阳郡,是唐代中期在今天的江西省九江地区设立的一个郡县机构,后逐渐成为九江的古称。

 
 
此部《增补文成字汇》的《首卷》的首页上书“宣城梅诞生先生原本,文成字汇,善成堂梓行”。善成堂是为晚清规模较大、刻书较多的书肆之一,总号设在今重庆,在成都、南昌、汉口、东昌、济南、北京等地设有分号,所刻书籍多为经史小说之类,畅销南北各地。这说明本卷古籍是由“善成堂”这家书社出版的,也同时印证了刻印时间当在清代晚期。《首卷》的次页开始是《增补字汇序》,说明本书当命名为《增补文成字汇》而非《文成字汇》。《增补字汇序》的末尾署有“道光戊子暮春”,故《首卷》的刻印时间为清道光八年(1828年)。此外,《首卷》还写明了这套《增补文成字汇》的目录,具体如下:

首卷:运笔、从古、遵时、古今通用、检字、新增切字要诀;

子集:一画、二画;

丑集:三画(前);

寅集:三画(后);

卯集:四画(上);

辰集:四画(中);

巳集:四画(下);

午集:五画;

未集:六画(前);

申集:六画(后);

酉集:七画;

戌集:八画、九画;

亥集:十画至十七画;

卷末:辨似、醒误、韵法直图、韵法横图。

浔阳郡版《丑集》的首页右下方书有“文秀堂梓”,此外这部《增补文成字汇》的4卷古籍的版心刻印格式也不尽相同,可见此部《增补文成字汇》的刻印时间、出版书社也是不同的,故只能将古籍的名称定为“浔阳郡版《增补文成字汇》,年代当为清代晚期。

 

   清扶风郡版《增补文成字汇》

 

阿坝州文物管理所馆藏的另外一部《增补文成字汇》因其封面都书有“扶风”,”,据《康熙字典》解释,该字系“郡本字”,即为郡)所以将其定名为“扶风郡版《增补文成字汇》”。此部《增补文成字汇》残存6卷,长28厘米,宽18厘米,厚约1厘米,重约100克,包括《首卷》、《寅部》、《午部》、《未部》、《申部》、《戌部》,均为线装刻印版。扶风郡,是三国时期在今天的陕西省扶风、凤翔一带设立的一个郡县机构,后逐渐成为当地的古称。

 
 
图三扶风郡版《增补文成字汇》封面

此部《增补文成字汇》的《首卷》的主要内容是韵法,包括《韵法直图》和《韵法横图》。这与浔阳郡版的《首卷》内容不同,而与之《卷末》的内容相似,说明不同版本的《增补文成字汇》的排版顺序是截然不同的。

扶风郡版《增补文成字汇》的6卷古籍在排版格式和印刷风格差异很小,当是一套;每页的封面上都有一枚椭圆形的印记,但因太过模糊无法识别;所以暂时没有发现此部《增补文成字汇》明确的年代标示,依照笔者的推断,应当仍是清代晚期的刻印版本。

 

   余论

 

阿坝州文物管理所的这两部《增补文成字汇》都是清代晚期的刻印版本,刻印时间均晚于《康熙字典》的成书年代,这说明前者较后者的影响力更加深远,普及范围更为广大。两部字书都是供孩童们识字或读书人查阅的工具书,但对于初学者而言,可能更加喜好选择前者。浔阳郡版《增补文成字汇》的《首卷》末页的一首打油诗侧面印证了这一点,末页书有“正月清明天气长,学生难坐冷书房,今日放学先放我,明日来早不来迟。”

两部《增补文成字汇》均写有“浔阳郡、扶风郡”的字样,作为书籍持有者姓名的可能性很小,据笔者大胆的推测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解释,这些字样类似于今天“某某购此书于某地”的写法,当时书籍持有人将购书的地点写在封面之上,以此纪念。第二种解释,这些字样可能与当时的“郡县”之学有关。也就是说,某地在各书贾刻印的《字汇》中选取优秀的部分,组合之后作为当地教学的统一教材,类似于今天的人教版和上教版。

此外,扶风郡版《增补文成字汇》的六卷古籍上都粘有上世纪60年代的报纸作为书皮。这可能是当时为保护书籍一时之需,也有可能是当时的理县孟董沟一带仍有人在使用《增补文成字汇》读书识字。

综上所述,阿坝州文物管理所珍藏的的这两部《增补文成字汇》不仅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同时对于研究当时的古籍和文献也具有很大的历史价值和学术价值。这些价值都深深地埋藏在这10卷今天看来有些破旧古籍善本之中,笔者才疏学浅,仅能从中发现上述的一些问题,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人取得更大的收获。谨以此文,求教于众方家。

 

作者单位   四川省阿坝州文物管理所